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108娱乐平台 > 成功案例

管仁健观点》不要“穷了儿福却富了联盟”吧?

  加入日期:2019-12-05 09:32    点击量:5940
108娱乐平台的报道: 儿童福利联盟爆出花费3.7亿在台北市内湖区买下一整层办公室,遭民众质疑捐款是否被拿去缴房贷?   图:翻摄儿福联盟网页 儿童福利联盟爆出花费3.7亿在台北市内湖区买下一整层办公室,遭民众质疑捐款是否被拿去缴房贷?   图:翻摄儿福联盟网页

有钱人想的就是跟你不一样,这句话绝不是只用来形容温拿与鲁蛇而已。有党产的政党想的就是跟你不一样,有国台办提名的中将想的就是跟你不一样,有搞砂石岳父的总统候选人想的就是跟你不一样。有钱到了要买3.7亿办公室的“社福团体”,想的当然也就是要跟你不一样。

2019年12月3日《新头壳》报导〈3.7亿买办公室遭疑拿捐款缴房贷 儿盟发声明澄清〉:

“儿福联盟被爆出11月8日花费3.7亿,在台北市内湖区买下一整层办公室,民众因此怀疑捐款是否被拿去缴房贷?儿盟2日针对此事发表声明,购置稳定住所,可以让服务更稳定发展,而非只有支出。

网友2日在‘爆怨公社’表示,‘一直以来,我都默默地捐钱给儿福联盟,希望他们能将我的钱,去帮助社会上的弱势儿童,这是我捐钱的初衷,我相信大家也是’。

这名网友却发现,儿盟11月8日耗资3.7亿购置一整层办公室,该名网友气得写下,‘我相信所有的慈善团体,都会有办公室的需求,但是我不认为需要花到3亿7千万去购置办公室’。……”

儿福联盟的办公室应否设于内湖瑞光路?乡民们自有定见。这么做即使不违法,还是必须要考虑到社会的观感。儿盟的决策者不该伤害到支持者的感情,募款应该当年度处理完毕。留下高达2亿的结余,这么夸张的数字,当然难以平息众怒。

2019年12月3日《新头壳》报导〈3.7亿买办公室遭疑拿捐款缴房贷 儿盟发声明澄清〉:

“儿童福利联盟爆出花费3.7亿在台北市内湖区买下一整层办公室,民众质疑捐款是否被拿去缴房贷?儿盟第一时间在脸书针对此事发表声明,但仍无法民众疑虑,儿盟坦言办公室今天接获不少要求退款的电话,儿盟将于明早(4日)10点召开记者会厘清事实,希望获得社会大众理解。”

台湾捐款人太过“善良”

儿盟为何会有一年超过2亿的结余?这也要怪台湾捐款人的轻率,才会造成如此贫富不均的乱象。社福团体这么多,像这种钱已多到用不完的团体,大家为何还要锦上添花?台湾捐款人太过“善良”,才会养出这种沽名钓誉的社福团体。

2015年8月28日《联合晚报》报导〈波多野结衣卡捐款 家扶要 儿盟不收〉:

“台北悠游卡公司拟将波多野结衣公益天使卡盈余捐给社福团体做公益,家扶基金会、靖娟基金会、行无碍推广协会今天表示愿意接受,认为赠送善款的是悠游卡公司,波多野只是受邀拍摄;儿盟则表示,……

‘我们并未得到悠游卡公司通知捐款,就算悠游卡公司要捐给我们善款,我们也不接受。’儿盟执行长陈丽如表示,……‘如果儿少知道帮助他们的钱,是发行有争议的卡片来的,他们会怎么想?……干什么要去行销有争议的波多野结衣?’

家扶基金会社会资源处长林秀凤表示,家扶已接获台北悠游卡公司通知将捐款给家扶,家扶也决定接受,捐款对扶助的弱势家庭很有帮助。……

‘有捐款为什么不收?再说波多野结衣公益卡上画面,并不是有碍观瞻或猥亵画面。’靖娟基金会执行长林月琴说,靖娟也是波多野结衣天使公益卡盈余受赠单位之一,AV女优也是一种职业,只要悠游卡画面没有猥亵画面,靖娟没理由不接受捐赠,捐款对靖娟从事的儿童交通安全及伤后疗愈之路漫长的儿童多少有帮助。

‘社会资源募集不易,悠游卡要捐助,当然要收。’台北行无碍推广协会执行长许朝富表示,许多重度身心障碍者复健路漫长,需要各界支持,台北悠游卡公司如果要捐钱,行无碍当然要接受,爱心不分国界、地域、年龄、职业。”

国民党王育敏VS.民进党薛凌

儿福联盟看不起AV女优,不屑接纳波多野结衣的爱心,他们自命清高,若真的清高,那也就算了。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不健忘的乡民应该还有印象,2012年总统大选前,蔡英文被民进党提名,一开始民调与看好度都不错,看来很有机会超越政绩不佳却要连任的马英九。

但软弱的蔡英文承担不住党内派系压力,提了一份超难看的不分区立委名单,立刻招来骂声连连,尤其是在安全名单内的女姓薛凌,不止富可敌党,跟中国之间的关系,更是连绿营名嘴都不敢为这家人辩护。

此时马英九反将一军,把国民党安全名单上排名女性第一名(总名单第二,第一名是立院龙头王金平),给了儿福联盟执行长王育敏。薛凌对比王育敏,让蔡英文与马英九的差距自此拉开,终至兵败如山倒的惨败。

但王育敏进入立法院后的表现,就跟马英九连庄继续盘据总统府的政绩一样,那不是普通的烂,而是无耻到底的烂。

2014年10月9日,在食安沸腾之际,王育敏于社福卫环委员会中,为包庇顶新继续贩卖黑心油,拒绝公民旁听食安法修法,要求现场清场。议事人员将公民监督国会联盟志工赶出会议室时,还警告将对公督盟志工提告。

顶新黑心油的门神立委

但这还不是王育敏最赤裸裸的无耻护航,一星期之前的2014年10月2日,立院社福及环卫委员会上,根据公督盟与媒体公布的录像画面,当民进党立委林淑芬要求质询,并提出顶新废油的专案报告时,主席王育敏似乎听到了林淑芬喊了“顶新”两字,随即宣布散会并起身离去,无视其他委员的抗议声浪。

当然,王育敏若要辩解说那只是巧合,或说画面是经有心人士剪接,而她宣布散会与林淑芬宣称找到顶新涉案证据间并无关连。没关系,另一段画面更能让她露出真面目。

4天后10月6日,社福及环卫委员会再次开会时,林淑芬已公布顶新进口废油的假资料,王育敏却借着质询,与卫福部官员一搭一唱,为黑心油的最大祸源顶新魏家护航。废话不说,乡民们直接看录像画面逐字稿。

王育敏:“……在野党的委员不断的杯葛发言……要求食药署提供1518和3823两个号列的产品流向,要公布所有厂商的资料……本席要说,还好上个礼拜你们(食药署)没有很躁进的公布这些资料,要不然有些委员见猎心喜,可能就指控某些厂商,然后把这一些非食用油都流向食用油,我不晓得今天会引发多大的社会上的争议和波澜……上个礼拜本席在主持会议的时候,有委员(林淑芬)就指控说‘查到了!顶新有60吨的非食用油,感觉这60吨都流向食用油的感觉’,那你们查完的感觉是什么?那你们查完的事实是什么?这60吨的非食用油都流到哪里去了?”

官员:“顶新的59.6吨,它是流到南王化工做肥皂,而且南王化工是在港边就提货了。”

王育敏:“南王化工在港边就把货运到他的工厂了?也就是说根本没有进到顶新下面的工厂。”

官员:“对,没有进入食品链。”

王育敏:“好,这是确立的事实。”

10月13日,卫福部食品药物管理署趁卫环委员会休息时间,将“南王化工声明稿”当做稽查进度报告,发给当日与会委员,民进党立委田秋堇及管碧玲见状,上台批评其荒谬。王育敏却在一旁数度打断质询,并以“时间不足以写报告”为食药署缓颊。

几天后真相揭晓,证明王育敏与卫福部食药署官员都在胡扯,顶新进口的黑心油,早就成了市售食用油,大家也都吃了好几年。

为什么原来是儿福联盟执行长,2012年被国民党提名为不分区立委第二名(因为是女性,在保障名额下等于是第一,跟这次的叶毓兰一样),进了立法院后却成了黑心油立委,明目张胆为顶新魏家护航?

社福团体的高层,就一定是大善人吗?大家捐款前还是睁亮眼睛,不要穷了儿福却富了联盟吧?